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

【滚动】读盘锦|木船与大海

时间:2019-04-30 来源:辽宁之窗

读盘锦|第118期

木船与大海

二界沟是一个极具艺术感的小镇,且俨然是生成的那种,完全不需人工的砥砺与隐瞒。二界沟也由此成了一个优质的旅游目标地,且是不分四序的那种。

该怎样向你描述它呢?暂时将其分为渔期与非渔期两种。

先说渔期。这主要是二界沟年纪两季的景遇,夏季休渔的时间多。渔期里的渔船经常离港返港,那是极壮观的事态。离港时船埠有人送行,返港时码头有人迎候。离港时船似万箭齐发,回港时船像缤纷落樱,守在岸边的有渔民的家人,有各地的鱼商鱼贩,也有如你我这般纯粹的观景人。

畴前间,辽东湾的渔获更具风致也更为丰厚,渔民就有许多机会能在船上晾晒大规格的鱼,好比踏板鱼等,捕上来整顿干净,率性往船面上一扔就妥了。待返航抵港,就会把那一只只晒好的鱼抛给守在岸上的家人,家人跑回家去,架火上屉蒸,这头儿蒸熟了,那头儿渔民也发完货回家来了,百口人就开吃,一次幸福的感受也就这么浸上心头了。

以往守在岸上的鱼商赶大车,鱼贩挑小挑儿,如今则是清一色的机动车了。他们会把渔船带回归的渔获分运到盘锦各地去,再一秤一秤地分离到千家万户。

收了港的渔船,大多会泊在西大沟。要是要远观或俯瞰,记得在去红海滩廊道的时间来实现。廊道在靠近二界沟处有座桥,记得叫“混江沟大桥”,伫立在那桥上,就恰好能将西大沟的全景尽收眼底。

西大沟的水里是船,堤上是碎掉的贝壳铺就的甬路,堤下是各种废旧的船体、船板。船也跟车日常,都有牢固的使用年限,逾期就要报废拆掉,于是就有了老船板。老船板在当下的盘锦已成了抢手货,价钱一起上扬,且还求过于供。人们凡是以其制做桌案,再配以长条板凳或木桩墩,镇里远航造船厂的欢迎室里就有这么一套,常常都市惹得游人钦羡赞赏。

接下来说非渔期,这主要是冬季里的情形了。

一般的景区,如果不是滑冰滑雪的那种,冬季就游人零落形象萧瑟了,二界沟则不然,它的冬季也仍是美的,别致的美。冬季里的渔船,已经卧篙在岸边,梗概船坞。“卧篙”是盘锦的一个地区性名词,特指船只的冬眠,二界沟这么叫,田庄台在辽河航运郁勃以致商船麋集的时期也这么叫。入冬海河封冻前,人们会趁着一次涨大潮的时值,把船们拖拽登陆,找一个妥贴的位置将其安插下来,让它在那里恬静地度过一个漫长的冬季。

二界沟的船通常是在西大沟岸畔一排排地排开去,十分壮观。深冬时会有雪覆到它们的身上,这使它们看起来体态轻盈,就像被纸裹起来的石头,刹时失去了自身的重量。更深处的水则仍在涌动,且仍有潮涨潮落,这些被冻起来的冰就被那涌动的水日复一日地拖拽着,徐徐地拥挤成一团,直到挤出种种形状。冰排的林立,越发凸起了船的安谧,又使这安谧饱含了诗意。

然后,春节到了。这时间,渔民会把船们逐个儿唤醒,会在它们的“大鼻子”,也便是船艏贴上鲜红的对联和福字,一如那喜庆的渔镇,一如镇中渔民家里那滚沸的汤锅。

正月十五事后,冰排开化了,进程迟缓,却日夜不断。这时候西大沟岸畔很是泥泞,泥泞中却也总会拓上层层叠叠的脚印,人们想看冰排的心思太甚急切,使他们完全不顾及泥泞。相较冻结的冰排,正在开化的冰排更有识破,更能让民气潮汹涌。它们一边融化,一边举动,落潮的时间,湍急的水流又会使它们紧赶慢赶,推推搡搡,似乎回归更广漠的海疆的心情已急迫得不及抑制。随着冰排的急切涌动,岸上的船们也从甜睡中缓缓醒来......

▎作者:杨东风

职业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盘锦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鲁迅文学院第24届高研班学员。创作出版了《红海滩》《闯关东纪事》《田庄台工作——辽河水道文明纪实》《辽宁地舆文化》《情系大地肖作福》《印象盘锦》《辽宁地域文化通览•盘锦卷》《盘锦文化丛书之一:湿地风》《盘锦事情——辽河口湿地的都邑印象》等十余部著作,个中《闯关东纪事》《田庄台事情》连续获评第七届、第八届辽宁文学奖。

监 制:赵 菲

编 辑:孙洪霞 朱晓伟 陈海洋 尹咪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【热点】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交通警察大队“事故组钢铁侠”平凡中坚守 上一篇:铁岭新城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特荐文章

盘锦2019年一级建造师准考证打印时间具体在什么时候?

图文欣赏